浮生.jpg

不是高考是爬墙 揍请留口气

未得一面
离别先至
于温柔细腻处惊艳的文字
晚安
2018.4.13

Yggdrasil-朽椋:






#预售# #也青# #同人# #本宣#  预售窗口开启,今晚八点开始!前十本送特典,先到先得!历时六个月的坎坷,荏苒终于闪亮登场!淘宝预售传送门:【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spm=a230r.1.14.18.37673803Q6odMs&id=567053464030&ns=1&abbucket=11#detail


原作:《一人之下》


cp:王也×诸葛青


刊名:《荏苒》


图手:愚也  @愚我所欲也 


水菌   @水帅气 


丹格   @丹格 


HAYARU   @ハヤル  


豆腐


文手:Yggdrasil  @Yggdrasil-朽椋  


siriuss  @siriuss 


咩咩落   @听风如川  


花伶  @花伶  


浮生  @浮生.jpg 


赠品:明信片-水菌   @水帅气 


- 冥月     @冥月下三千羽 


磁铁书签-酒   @一贯秋刀 


特典小册子-Yggdrasil @Yggdrasil-朽椋  


特邀:


EEEEE君  @EEEEE_君  


秉昺   @秉昺 


cp摊主:  @多歧街  


预售窗口开放一个月,于五月初发货。具体时间待通知。



Yggdrasil-昵称是阿树,请别再弄错了。:

#二宣##也青# 也青同人本《荏苒》二宣了!!
原作:《一人之下》
cp:王也×诸葛青
刊名:《荏苒》
图手:愚也 @愚我所欲也
水菌 @水帅气
丹格 @丹格_danke  
HAYARU @ハヤル  
豆腐
文手:Yggdrasil @Yggdrasil-昵称是阿树,请别再弄错了。
siriuss @siriuss
咩咩落 @听风如川
花伶 @花伶
浮生 @浮生.jpg  
赠品:明信片-水菌 @水帅气
- 冥月 @冥月下三千羽  
磁铁书签-酒 @一贯秋刀
特典小册子-Yggdrasil @Yggdrasil-昵称是阿树,请别再弄错了。
cp摊主: @多歧街
本子会参加cp22!!希望大家多多支持!!

辛苦了,大家

Yggdrasil-tree:

#一宣##也青# 也青同人本《荏苒》一宣开启!终于赶在情人节和大家见面了!
原作:《一人之下》
cp:王也×诸葛青
刊名:《荏苒》
图手:愚也@愚我所欲也 
水菌@水帅气 
丹格@丹格_danke 
HAYARU@ハヤル 
豆腐
文手:Yggdrasil@Yggdrasil-木又寸 
siruss@siriuss 
咩咩落@听风如川 
花伶@花伶 
浮生@浮生.jpg 
赠品:明信片-水菌@水帅气 
- 冥月@冥月下三千羽 
磁铁书签-酒@一贯秋刀 
特典小册子-Yggdrasil@Yggdrasil-木又寸 

类型全年龄清水,预售地址等将在印刷结束后于lof和微博发布,敬请期待!

【接文游戏】

乱金柝和听风吟两尊大神要面基啦!!!
一大早起看到群通告和99+的王也不禁扶额,怎么这事引起这么大反响呢?

王也是一人同人圈里的写手,称呼是乱金柝,文风大气,粉丝众多,平时在这个群里发言也很随和,又是这个腐向cp群里少有的糙汉,于是……被群成员们拉了郎。

其实这事真不能怪别人多想。被拉郎的听风吟是同群的画手大大,也是个汉子不说还浪,在b站上发的绘图视频吸引了一批手控,被赞神仙画画。但重点是,除了自己产粮以外,听风吟只给乱金柝的文配过图。

——莫愁女(浮生)

其实早就有人怀疑过两位是不是从前就认识。
某次听风吟三天没有冒泡,群里有人问到画手大大的行踪时,也是很久没说话的乱金柝接了岔——待续

——郑袖(僧来春)

“他发高烧了,勿念。”
群里当时就炸了。
“听风大大没事吧,怎么忽然病了。”
“对啊,前几天还好好的。”
“虽然很难过,但是乱大大你是怎么知道的……”
“楼上+1”
“+2”
“+10086”

——屈原(僧来春)

群里议论纷纷,乱金柝却又销声匿迹了。
第二天听风吟微博上发了手照,素白的手背上几个针孔,配文,感谢陪伴。
没有指名道姓的@,却也足以让群里的人浮想联翩了。

——南后(僧来春)

这时是傍晚五点半,该下班的走在路上,回了家的等在桌边,群里的人似乎无一例外地刷着手机,王也的微博和私信全线飘红,装在兜里的手机震个不停。
然而此时他没有那个空闲去看,正值饭点,医院的走廊上挤满了人,他一手拎着四五个打包盒,一手边分开人群,把自己往人堆里塞,边护着手里的汤汤水水,生怕被挤坏了。
“医院的食堂餐哪有那么难吃……”王也心想,“还非得要两条街外的江南风味馆。为什么医院就不能有人情味儿一点,让送外卖的送到病房门口呢,可挤死我了…”

王也用胳膊顶开病房门的时候,诸葛青正对着和给他换吊瓶的小护士花枝招展地笑了一个。王也顿时觉得睁不开眼,深深地叹了口气,手里的外卖还没落到床头柜,人就先在陪护床上摊了一半。
诸葛青看着小护士红着脸慢吞吞地换完吊瓶,一步三回头地走出病房掩上门,这才把目光落在摊成泥的王也身上。
诸葛青说:“辛苦王总了,还麻烦王总帮我开一下外卖递一下勺。”


王也挣扎着坐起来,口不对心地说不辛苦不辛苦,你早点好起来就行,心里全是大少爷难伺候的无奈。他给诸葛青拆了一盒小笼包,没递勺子,而是用叉子叉住小笼包,给诸葛青放在用餐的小桌板上。
诸葛青眉毛一挑,看一眼松了一大口气的王也,又看一眼慢慢往外渗汤的小笼包,没动手。

——芈八子(棕红蟋蟀)

“王总这是没吃过汤包?”诸葛青一挑眉。
“吃你的吧!”王也看了看手里头卖相明显已经变得非常糟糕的汤包,面上也有些挂不住,胡乱塞进诸葛青的口中。
诸葛青皱皱眉,倒是很乖巧地含进去,慢条斯理地咀嚼着,还有心思开王也的玩笑,“哎呀,群里总说乱金柝大大是霸道总裁,每天从五百多平方米的床上醒来,面对两百多个漂亮的女仆,果然伺候人这种事对您来说太勉强了。”
虽然刚面基一天,王也却早已经免疫了诸葛青的玩笑话,面不改色地回呛道,“再根据群里的脑洞,如果真有这么一个霸道总裁,那么必须要有一个保洁小妹。”他好整以暇地盯着诸葛青,“按着你刚才的话,那保洁小妹会是谁?”
诸葛青:……

——花伶姬

见他一时语塞,王也拍拍他的肩膀似语重心长地安慰:“别那么不屑,保洁小妹的衣服又实用又好看,改天帮你弄一套来…你穿什么码?”
诸葛青差点把一嘴包子喷在王也脸上。他心里暗暗盘算着,养完病回家立刻产一副女仆装王也发去群里,再配个“第一次面基”的字,让那些姑娘们好好脑补一下这位霸道总裁的风姿。头发是绑起来还是披着呢,穿白丝还是黑丝呢?诸葛青一边心不在焉的咀嚼着口中几粒残余肉渣,一边思考着构图,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憋笑到扭曲的表情,和身边夹着灌汤包的王也鄙夷的眼神。

——庄乔

好容易伺候着诸葛少爷吃完了饭,王也扔了垃圾洗完手,终于有空看一眼手机。他在主屏的一众提醒里精准地找到“特别关注—听风吟”那条,点了进去。

然后活生生被哽了出来。

没办法,微博热评全是壮着胆子@乱金柝的。

王也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诸葛青,后者正歪在病床上,用牙签把苹果块戳成泥这样的幼稚行为来表达自己的无聊。王也心里刷满“这人唯恐天下不乱,我不能和他一起”的小弹幕,然而出于某种不可言说的愧疚心理,他最终只是对诸葛青说:“我看你都能单手拿着手机摆拍,应该是好的差不多了。我们本来的旅游计划还有几项没有完成,你想不想去?”

——棕红蟋蟀

诸葛青眯着眼睛瞅他,然后冲他晃了晃扎着针的手背:“您老安排吧,我觉得我还需要缓一缓。”所以说面基是改成医院一日游了么?王也有点窝火,但是自己温吞的性格有好死不死把这个火给闷灭在自己心里。于是只得踹了那个垃圾桶一脚撒气。
“吃苹果吗?”诸葛青把一个盘子推王也面前。王也不出声地做了一个拒绝的手势,让那块已经千仓百孔的苹果很受伤。“真想不到你这家伙还会发烧,不是说笨蛋是不会感冒吗?”王也拿他打趣,招来了诸葛青一个大白眼。狐狸勾了勾手,示意他把脸凑上来。
“干嘛?”当事人心里有点慌,感觉把脸往反方向凑了凑。“我又不吃了你,躲什么?”诸葛青眯着眼睛笑,把那块苹果用牙签插起来,舌头舔了舔。王也被他这样弄得心里头慌了神,但是还是很诚实地凑了半个身子上去。
诸葛青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那块苹果塞进了他的嘴里,速度太快导致牙签险些误伤老王的鼻子。
“……诸葛青你给我记着!”

————阿树

@僧来春 @花伶姬 @棕红蟋蟀 @Yggdrasil-菩提树